2021公共基础知识政治知识:从三胎政策看政府如何加强生育意愿进入阅读模式

面试真题集锦

文章页banner

2020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首次提出“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强调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时隔不到一年,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指出要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再次强调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降低家庭教育开支。那么有哪些举措可以切实增强生育意愿呢?

目前看来,很多群众对于生育这件事情也存有很多的忧虑。2017年国家卫健委组织的“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显示,20-39岁已生育一孩的妇女不想生育二孩的排前位原因是“经济负担重”和“没人带孩子”。我们看到,在育儿成本持续升高、家庭经济压力不断增大的背景下,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已成为优化生育政策、建立友好型生育环境的重要内容。

那么根据公基所学到的内容,有那些方法对于鼓励生育这里有积极的意义呢?

一、继续落实“房住不炒”的原则

我国自古有些安土重迁的习俗,房子似乎跟人生很多的大事都绑定在一起,这也给年轻人徒增了很大压力。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我国人户分离人口接近5亿人,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为1.17亿人,流动人口为3.76亿人。这些人口多处在育龄阶段,但高房价压力影响他们家庭生育意愿。我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中学到过“房住不炒”的原则,政府应在人口流入集中的大城市,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切实帮助流动人口缓解住房压力。

二、合理利用税收手段,减轻家庭负担

我们在经济学学到过国家可以使用经济手段进行宏观调控,而其中财政政策是其中重要一环。国家可通过税收这个“有形之手”,承担部分养育成本。建立个人或家庭为课税单位的选择性模式;将子女教育专项附加扣除的定额计算方式转变为实际费用扣除方式,依据子女数量构建差异化的个人所得税扣除额。可依据子女数量构建“阶梯式”的房产税免税面积计算方式。进一步降低家庭生活用品的增值税税率,将育儿用品纳入增值税免税范围等。

三、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增大社会保障力度

我们可以通过扩大转移支付力度来减轻家庭生育负担。这一方面可以借鉴一些其他国家的经验。比如丹麦为40岁以下的女性使用试管婴儿技术生育承担费用,匈牙利也于2020年宣布将提供免费的试管婴儿技术。爱沙尼亚广播电视台(ERR)去年的一篇报道宣称,该国一些公立医院的产房设备精良,配备有浴缸和健身球,可以调节灯光,听音乐放松,并且这些都是免费的。这样可以减少民众的压力,增大生育意愿。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7003105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info@9120.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